查看: 173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[6月试阅] 乔湛《总裁夜夜很兽性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6-23 20:45:5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BR1112.jpg


出版日期:2020年06月23日

【内容简介】

追想娶的女人,不怕她不好追,就怕她不给追;
男人爱女人时,不怕他耍霸道,只怕他爱不久。

温清城外表看着温文尔雅,可骨子里却霸道得很,
他跟女人一向是各取所需,说他花心他不否认,
说他换女朋友跟穿衣服一样,他也不反驳。
他不想被女人给绑住,谈恋爱可以,想同居,门都没有。
可惜,他的单身汉美好日子有一天却被家人给毁了,
硬往他的公寓塞了个小可爱,外表看着胆小,
却又清纯爆表,有腰有胸,美腿修长,皮肤白嫩,
天天在他眼前晃,教他视线忍不住多看了两眼。
没想到他忍着不吃窝边草,白筱露却想他当男朋友,
而且是合法上床又不需要结婚为前提的交往。
温清城勾唇一笑,男人兽性大发,直接捉上床折腾了,
把人压在大床,不给躲不给反抗,收拾了一回又一回……
外传,温清城这种花心男人少招惹,一看就不是个好货。
可上了床当起男朋友的他,在她想分手时,竟然翻脸。
传言中的花心男气急撂话,想要分手,等他死了再说!?


  第一章



  「温总……」

  「温总早……」

  「温总,早上好!」

  温清城从电梯走出来,一路上不断有员工向他问好,而他则一一回以迷人的微笑,然而当他一走进办公室,他脸上的笑容不再,反而露出一抹不耐烦的表情。

  天知道,他有多讨厌别人叫他温总,有多讨厌现在这种枯燥无味的上班族生活,他喜欢别人叫他温少,喜欢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的生活,可是自从几个月前,大他两岁的姐姐出嫁后,他的人生就过得不快乐了。

  说到这里,他的心里就充满了怨念,他真不知道他姐是怎么想的,放着一人之下,千人之上的总裁不当,居然跑去当一个无所事事的少奶奶,咳,当然这话他也只敢放在心里偷偷腹诽罢了。

  若是被他妈听到,肯定非扒了他的皮不可,毕竟孟家的少奶奶可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,想当初,他姐为了进孟家的大门,也是过五关、斩六将的,由此可见,豪门媳妇并不好当。

  不过他知道,那时孟夫人反对他姐姐进门倒也不是看不上他姐,而是因为他姐曾被退过婚,退婚的又是孟夫人的侄子,站在孟夫人的立场,她会反对也是情理所在。

  说到底就是他那个废柴准姐夫的错,呸,不是准姐夫,他的姐夫只有一个孟睿阳,虽然年纪比他还小,却是真心对待姐姐的,无时无刻不以他的姐姐为先,姐姐能够嫁给他,人生也算是圆满了。

  想着孟睿阳对姐姐的好,温清城总算不计较他拐走姐姐,害得自己不得不回公司上班一事了。

  思绪想到这,温清城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响起,他拿出一看,竟是自己心里念着的姐姐温想。

  「清城,上班了吗?」电话一接通,话筒那端就响起一道清爽干脆的女声。

  「姐,我不上班的话,你会回来上班吗?」明知道这个可能性很小,温清城还是忍不住期待的问。

  「清城,我现在在孟氏帮忙,公司就真的要辛苦你了。」温想只有温清城这么一个弟弟,从小到大都很迁就他,再加上他的性格打小就贪玩,长大了更是野得没人栓得住他,温父自知儿子这性格是不可能乖乖回来接管公司了,所以在她上大学的时候就直接让她选修了企业管理,之后就顺理成章的接手公司了。

  她原本以为自己会一辈子都留在公司,谁知道她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孟睿阳,孟睿阳的家业比温氏还要大,作为媳妇的她哪有不帮手的理由,为此她对弟弟感到很抱歉。

  「说什么呢,你辛苦了那么久,我也是时候负起责任了。」说起来他才是温家的男丁,原本就该是他挑起家里的重担,可贪玩的他却让姐姐替自己承担了那份压力,为此该感到抱歉的人是他才对。

  「清城,你真的长大了。」二十七岁的年纪不小了,可在温想眼里,他依然是那个很爱跟她撒娇的男孩,现在男孩终于长大了,她感到很欣慰。

  「对了,姐,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?」姐姐自从结婚后就一直很忙,忙着认识孟家的长辈,忙着度蜜月,忙着熟悉公司的业务,哎,他莫名有点心疼姐姐了。

  经弟弟一提醒,电话那端的温想记起了自己打电话的目的,「对了,差点忘了正事,是这样的,你姐夫有个表妹要来台北玩一阵子,可是我和你姐夫这阵子不在国内,所以我想让她暂时住到你那边,可以吗?」

  「为什么要住我这边,难道家大业大的孟家现在连个人都安顿不了了?」或许是因为之前孟夫人曾反对过他姐,温清城对孟家人并没有什么好感,当然那些人不包括他姐夫在内,因为他姐夫对他姐是一如既往的深情。

  听到弟弟略带情绪的气话,温想有些无奈的笑了,「清城,不是孟家安顿不了,只是那些地方平时都没人住,怎么好意思将人家丢过去。」

  「那就过去跟你公公婆婆住,再不然也可以回我们家住,我相信爸妈一定很欢迎姐夫的表妹的。」这点他倒是佩服温父温母,可以既往不咎的跟孟家人相处,只能说他爸妈心挺大。

  「我不是没想过让她回我公公婆婆那里,可是不巧的是他们最近都不在家,至于我们爸妈,那个表妹胆子很小,也不爱热闹,我怕她住得不习惯。」

  「那住我那里不也一样。」他就想不通有什么区别。

  「你平时不怎么在家,她住起来肯定会自在一些。」

  「姐,姐夫的表妹莫不是个自闭儿?」胆子小又不爱热闹,温清城怎么想都觉得不正常。

  「胡说什么,人家很好。」虽然平时也不常见,但温想可是对那个漂亮的表妹印象很好,文文静静的像极了粉雕玉琢的洋娃娃。

  「姐,不是我不帮你,是我没有办法帮你。」温清城叹了一口气,「你也知道的,我就是不喜欢跟别人一起住才从家里搬出来,再说我一个大男人哪里懂得照顾人。」

  「这点你可以放心,筱露她很乖,她会自己照顾自己,不会给你添麻烦的。」

  「姐……」

  「好了,就这么说定了,一会我把她过来的时间传给你,你记得提前去高铁接人。」说完,温想就果断的挂了电话。

  不一会儿,温清城的手机传来了新简讯的提示音,他打开一看,果然是他姐传过来的,还真是符合他姐风风火火的性格。

  罢了,罢了,看在他姐过去帮了他不少忙的分上,这次他就帮帮她吧,免得说他没良心。



  ◎             ◎             ◎



  几天后的某个下午,温清城在姐姐温想的电话提醒下,提前下班,开着车直奔高铁接人。

  当他高大帅气的身影一出现在人来人往的高铁车站,立即引起了哗然一片,而温清城很显然已经非常习惯并且享受别人关注的目光,他脸上始终挂着潇洒不羁的浅笑,目光倒是专注地盯着前面的出口,不想错过他等的人而遭姐姐的责怪。

  可他等了好一会儿,也不见有符合条件的人出现,于是他打算打电话联络对方,然而当他刚拿起手机,一道怯怯的声音突然自他身后的方向传来,「你、你好,请问您是温清城温大哥吗?」

  听见自己的名字,温清城转过身来,接着眼前出现了一张令人惊艳的小脸,一身纯白的连身裙让她看起来像个落入凡间的仙子,「你是白筱露?」

  虽然已经提前看过他的照片,但面对真人的时候,她还是觉得很害羞,听见他的话,她有些腼腆地回应道:「嗯,我是白筱露,温大哥您好!」

  「我可以叫你筱露。」见她点点头,他才接着说道:「我姐应该有跟你说了,她和你表哥这段时间不在国内,所以你暂时先住我家,可以吗?」虽然她有可能已经知道情况了,但温清城还是贴心地对她解释一遍。

  「嗯,想想姐已经告诉我了,那接下来的时间就麻烦温大哥了。」白筱露很有礼貌地向他鞠了个躬。

  完全没想到她会行如此大礼,温清城忙伸手拉住她,半开玩笑地说道:「你不用这样,我们都是同辈,你对我行这么大的礼,可是会折我的寿的。」

  「对不起,我没有要折您寿的意思。」听不出他的玩笑话,她心急地解释。

  「我只是在跟你开个玩笑。」他有些哭笑不得,居然连敬语都出来了,这女孩也太有意思了吧。

  「哦。」听了他的话,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。

  「好了,我先带你回家吧。」不知道跟她聊着什么,温清城如是提议道。

  「好。」



  ◎             ◎             ◎



  半个多小时后,温清城带着白筱露回到他位于市中心的公寓,这套公寓是温父温母送给他的成人礼物,他上大学后就搬进了这里,即便之后他又凭藉自己的本事购置了其他几处房产,但他最喜欢的还是这里的环境,因此这么多年一直没有离开过。

  「这里只有我一个人,平时我也不怎么在家,你可以放心住下。」温清城打开门走进玄关,一边对白筱露说道。

  「好,我知道了,给温大哥添麻烦了。」她乖乖巧巧的回答。

  实在受不了她这么客套的样子,温清城有些好笑地调侃道:「筱露,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跟个守旧的老头子似的。」

  「嗯?」白筱露一懵。

  他被她的表情逗笑了,「我的意思是,你以后不要跟我这么客气,我不习惯。」他生性洒脱,最受不了礼数这一套。

  「不可以的,妈妈说了,做人要有礼貌。」

  「现在是在我的地盘,我说了算,OK?」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执着,或许是她认真的样子太可爱,让他忍不住想逗她。

  「好吧。」她点点头。

  「还有,以后你叫我清城哥,温大哥温大哥的叫太见外了。」虽然她那么叫也没有错,但温清城还是觉得不太习惯。

  「好。」白筱露又是乖巧的点点头。

  「还有,我平时白天上班,晚上有时也不回来,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就联络这个钟点阿姨,她负责这里的情节跟你的一日三餐。」说话的时候,温清城递给白筱露一张名片,里面写着一个名字跟联络方式。

  白筱露以为这是温清城特地为她请的钟点阿姨,顿时觉得很不好意思,「清城哥,其实不用请阿姨的,我可以照顾好自己。」

  「不用觉得不好意思,这个阿姨本来就是在这里帮忙的。」温清城不是个居家男,身边也没有固定交往的女伴,因此家里的打扫就要依靠钟点阿姨来处理。

  「哦。」知道他不是特地为自己请的阿姨,白筱露顿时松了口气,因为她这个人最怕欠别人的,那会让她心里很过意不去。

  就像她的外公外婆,自从她爸空难去世之后,他们就将她接到了南部跟他们一起生活,不但将她宠成了公主,物质生活也从来没有亏待过她,也正是因为这样,她更是觉得自己亏欠二位老人家。

  很想为他们做点什么,可又不知自己能做什么,于是她就利用平时的空余时间去学习厨艺,在家的时候就为他们弄一些好吃好喝的,生活简单倒也开心。

  白筱露以为,自己平淡的生活会一直这么持续下去,可是就在不久前的某天,她不经意间听到了外公外婆和她妈的对话,才知道守寡多年的妈妈总算找到了自己的幸福,可是却因为不放心她,说什么也不肯改嫁过去。

  白筱露以为,妈妈这么多年一直单身,是没有找到让她心动的男人,可是她没想到,原来妈妈是因为她才不肯改嫁的。

  知道了这个原因,她难过了好久,也愧疚了好久,然后,她便产生了离开家里的想法,因为只有她变得独立起来了,妈妈才不会成日担心她,才会愿意接受新的感情。

  知道她的想法,她妈是第一个反对的,但是白筱露告诉她妈,她已经大学毕业了,不能继续活在他们的庇护下,她要出去工作,也要结交朋友,不然她以后要怎么嫁人呢?

  听了她的话,外公认真思考过后觉得很有道理,于是同意了她的请求,不过外公也有他的条件,而他的条件就是她要去他安排的地方上班。

  至于外公安排的地方,其实就是他当初白手起家的公司,不过现在已经交由他的孙子孟睿阳掌管,虽然外孙女身上没什么特长,但在自家公司安排个助理什么职位不过是他一句话的意思。

  再说公司原本就有女儿的一份股权,白筱露进公司,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

  既然父亲都开口了,即便是爱女心切的白母也不敢再反对,只交代自己的侄子多照顾女儿。没想到,这段时间侄子和侄媳妇不在国内,双双到外地出差了,白母还觉得这是不让女儿离开家里的好理由,可是豪爽的侄媳妇先开口了,她可以给筱露安排住处,而且保证她会住得很开心。

  事情发展到这里,白母别无他法,也只得点头答应女儿去台北了。



  ◎             ◎             ◎



  「这间房间我已经让阿姨提前整理过了,你以后就住这里。」突然,温清城爽朗的声音将白筱露有些飘忽的思绪拉回了现实。

  「哦。」她应了一声,脑子还有些懵懵的。

  「那你先休息一下,六点左右会有阿姨过来给你煮饭。」

  听了他的话,她总算彻底清醒过来,接着一脸紧张地问道:「清城哥,那你呢,你不在家吃饭吗?」

  「嗯,我有事要出去一下。」最近为了公司的事,他都快忙疯了,今天难得偷了闲,他决定约几个好友出去狂欢一场。

  「不要……」她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他的衣摆,旋即后知后觉自己的动作有多么不妥,她赶忙松开手,一双如小鹿般无辜的水瞳直瞅着他,「清城哥,你留在家陪我好不好,我一个人会害怕。」

  「不用怕,这里的保全系统很安全。」他直觉她是害怕这里不安全。

  「我、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去……」她咬着唇,突然小小声地对他提出请求。

  这模样,像极了黏人的小狗崽,再加上那一头蓬松的大卷发,让他差点没忍住揉一下的冲动,想试试那触感是否如自己想像中的绵软柔滑?

  不过最后他还是忍住了,毕竟此时在他眼前的,并不是他想摸就能摸的小狗崽,而是一个成年的大女生。

  「白筱露,这不会还是你第一次单独出远门吧?」他突然问。

  没想到她点了点头,诚实地回道:「嗯。」

  「难道你读书的时候,都没有跟同学参加过什么活动吗?」

  「没有,我……我从来不参加集体活动的。」

  所以呢,她这样跟个没断奶的小婴儿有什么区别?温清城突然觉得很头疼。

  「清城哥,你就让我跟你一起好不好,我保证乖乖的,不会给你添麻烦。」人生地不熟,他是她见到的第一个人,因此她很依赖他。

  如果温清城只是出去逛逛买点东西,那带她一起去是肯定没问题的,可他现在要去的地方并不适合她,这个让他怎么答应?

  「筱露,你听我说,我只是出去办点事,我尽量早点回来好不好?」他用哄小孩的语气哄着她。

  可白筱露却摇着头,甚至伸手拉住他的衣袖,活像她一松手他就会跑掉一样。

  真不知道她过去都经历了什么,竟然养成了这么胆小的性格,温清城叹了一口气,有些无奈地说道:「算了算了,我哪都不去了,就在家陪你,这总可以了吧。」

  「清城哥,你是不是生气了?」因为很小就没有了父亲,白筱露没少被嘲笑是个没有爸爸的野孩子,再加上她的个性天生就弱,被欺负了也不懂得反击,久而久之就养成了自卑的性格。

  她这次鼓足勇气只身前往台北,一方面是想变得独立,不想家里人事事为自己操心着,还有另一方面是想锻链自己的性格,她想变得强大起来,可事实证明,她就是个没用的人,除了给身边的人添麻烦,她什么也不会。

  想到这,白筱露心中一阵难过,悲伤的眼泪就这么毫无预警地掉了下来。

  而她的眼泪,将一旁的温清城吓坏了,又慌又乱地解释道:「喂,你怎么哭了,我没说我生气了呀。」

  「对不起,清城哥,我不是故意给你添麻烦的。」

  虽然温清城有过许多女人,却极少见过女人的眼泪,毕竟男欢女爱,确实没什么事情值得掉眼泪的,所以此时面对着白筱露的眼泪,他感到无措极了,「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好了,你别哭了,我真的没在生你的气。」

  他的体谅反而让她觉得自己很不懂事,白筱露连忙松开他的衣袖,吸了吸鼻子,故作坚强地对他说道:「清城哥,不如你去处理你的事情吧,我一个人可以的。」

  「没事的,我突然想起那件事也不是很急,我还是改天再去处理了。」他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心软的人,可此时面对着白筱露故作坚强的小脸,温清城发现自己是如何也狠不下心来。

  「真、真的吗?」刚刚还说一个人可以的人一听到他会留在家里,小脸顿时亮了起来。

  「真的。」对着她那张美得像洋娃娃的小脸,他再也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来。

  于是这一晚,温清城难得的宅在家里不出门,不但陪白筱露吃饭,还陪她聊天,直到她脸上露出微微的倦意,她才终于在他不会出门的再三保证下,乖乖回房睡觉。

  温清城以为,以白筱露胆小的性格,她晚上会不会害怕得不敢一个人睡,虽然他陪过很多女人睡觉,却没有哪回是盖着棉被纯聊天的,所以哄睡这种事情他是做不来的,结果出乎意料的,白筱露一整晚都没来敲过他的门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入住书斋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「 糖果书斋。」 |繁體中文   

GMT+8, 2020-7-16 08:02 , Processed in 0.279290 second(s), 3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